• <nav id="6uuas"><nav id="6uuas"></nav></nav>
  • 宋元时期的随州风情

    2020-04-24 15:08:46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      一、随州的地理沿革及其兴衰

      宋代随州,属京西南路。京西南路,府一,即襄阳;州七,为邓、随、金、房、均、郢、唐;此外有一军,即光化;县则有三十一。随州于乾德五年(967年)置崇义军,赵光义登位,是为太宗,避讳改称崇信军。军的建制,说明其为军事要地。太平兴国元年(976年)改为随州,因有一定的经济实力,划为上州。其贡品有绢、绫、葛、覆盆子四种,反映其丝织业的出色,在京西南路中,可谓首屈一指。襄阳府的贡品为麝香、白〓、漆器三种;邓州贡白菊花,均州贡麝香,郢州贡白〓,唐州贡绢,四州各只有一种贡品;金州贡麸金、麝香、枳壳实、杜仲、白胶香、黄檗,种类虽多,多为药材;房州贡麝香、〓布、钟乳石、笋,凭〓布一项,不可与随州争雄长。随州的户口,崇宁年间(1102—1106年)户30,804,口67,021《宋史》卷85《地理一》。在京西南路七州中,其人口数虽低于邓州与唐州,但高于金州、房州、均州、郢州。南宋绍兴四年(1134年)以襄阳府,随、郢、唐、邓州,信阳军六郡为襄阳府路《宋史》卷27《高宗四》绍兴六年二月,复以襄阳府路为京西南路。 元代随州户口急骤下降,户15,966,口52,064《元史》卷59《地理二》?;Э谙陆?, 说明社会残破与经济萧条。元代的随州,领随县、应山县,属湖北道宣慰司,不久改隶鄂州行省德安府。

      二、军事要冲随州

      宋元时期,随州一直为军事要冲。宋金襄汉之战,即在这一带展开,成为南宋首次收复大片失地的一次大捷。金人的傀儡政权伪齐,遣李成挟金军入侵,破襄阳、唐、邓、随、郢诸州及信阳军,来势汹汹。岳飞临危受命,任江南西路沿江制置使,又改神武后军统制,绍兴四年(1134年)除兼荆南、鄂岳州制置使。岳飞认为襄阳等六郡为恢复中原的基本:“今当先取六郡,以除心膂之病。”这一认识,得到有识之士的称赞,赵鼎称赞“知上流利害,无如飞者”。朝廷授岳飞为黄、复州、汉阳军、德安府制置使,又授他为荆湖南北、襄阳府路、蕲黄州招讨使,旋提升为太尉,湖北、京西宣抚使。他不辜负重托,精忠报国,奋勇杀敌。郢州一战,号称“万人敌”的伪将荆超兵败投岩死。收复郢州后,派张宪、徐庆马不停蹄收复随州,乘胜前进,直驱襄阳。岳飞督令王贵、牛皋与李成战,李成不敌而逃,在新野妄图负隅顽抗。岳飞与王万夹击之,连破其众,穷追猛打。在邓州,大破李成与金将刘合仓惶设下的联合防线,收复邓州、唐州、信阳军。郾城之捷后,继而有颍昌之捷。屡战皆捷,中原人心震奋,岳飞领导的岳家军在这一带深受群众的欢迎与支持,“父老百姓争挽车牵牛,载糗粮以馈义军,顶盆焚香迎候者,充满道路。自燕以南,金号令不行,?!┚钥狗?,河北无一人从者,乃叹曰:‘自我起北方以来,未有如今日之挫衄。’金帅乌陵思谋素号桀黠,亦不能制其下,但谕之曰:‘毋轻动,俟岳家军来即降。’”《宋史》卷365《岳飞传》。 金军纷纷来降。随州人民为此局势的形成,付出了高昂的代价,成为岳家军强有力的后盾。岳飞为巩固已取得的战斗成果,更为推动有利形势的发展,恢复故疆,根据需要,提出营田的主张:“襄阳、随、郢地皆膏腴,苟行营田,其利甚厚。”他计划等待粮饷充足,即大举北伐。从此营田之议兴,每年省漕运之半。说明随州是支援北伐的重要基地之一,是南宋复兴的根据地。

      

      正当岳飞在前方捷报频传、中兴有望之际,主和派秦桧把持朝政,一日以十二金字牌催岳飞班师,岳飞长叹:“十年之力,废于一旦。”确实不出所料,岳飞所收复的大片失地,旋被金军占领。金军在?!煜缕棋┲?,张俊观望不敢与之交锋;杨沂中遇伏而败。岳飞奉命往救,金军闻讯,即刻逃遁。金?!芨罔硎樵唬?ldquo;必杀飞,始可和。”为了扫除和议的障碍,秦桧遵循金人的指示,以“莫须有”的罪名诬杀岳飞。在岳飞冤死64年后,金人于开禧二年(1206年)十一月破随州,旋被收复。次年十二月,金人再破随州。在随州一带,呈现拉锯战状态。嘉定十年(1217年)四月,刘世英败金兵于随州。次年,金军围枣阳。防守枣阳的是孟宗政,在随州守军配合下,迫使金军溃退。这一防线不可摧毁,与随州人民同仇敌忾不可分。

      蒙古为灭南宋,一面由忽必烈带领大军向西南迂回进军,经四川入云南,转头攻潭州、鄂州;一面派兵骚扰京西南路,随州成为进军中必经之地。端平元年(1234年)八月,全子才任关陕制置使,知河南府、西京留守。他在收复西京的战役中,指挥不当,以致后阵败覆,降一级,贬为措置唐、邓、息营田边备。端平二年,蒙古军攻克宋的枣阳、光化军、光、随、郢、复等州,但得而复失。这年七月,蒙古军侵唐州,全子才弃兵遁,受到降二级、谪居衡州的处罚。端平三年,蒙古军连攻洪山,张顺、翁大成、程再暹领兵捍御有方。为赏程再暹坚守洪山之功,将他由京西兵马都监、随州驻扎,越级提升为带行〓门宣赞舍人、京西钤辖,兼知随州,其余有功将士皆分别奖赏。淳礻右十二年(1252年)二月,蒙古军数万攻随、郢、安、复州,京西马步军副总管马荣兵不满千,以少胜多,一战于严窦山,再战于铜冶坪。马荣“能御大难”,不仅升官,而且赐以金腰带。南宋为巩固这一条重要防线,赏罚严明,想了很多办法,除加强军事防御外,蠲租免税,对新收复的州县,以耕屯为当务之急,拨出专款缗钱百万,供发放耕牛、种子之用,官吏视“措置屯田,修理渠堰”《宋史》卷43《理宗三》。 为不可推卸的工作,因此这一带在战争的间歇期间,农业生产照常进行,支援抗战将士的粮饷。随州人民坚持生产与抗战将士坚持战守同样功勋卓著。

      蒙古军在征伐过程中,“所获城邑,即委而去之,未尝置兵戍守”。直至元至元十二年(1275年)即南宋灭亡前4年,南宋的江陵、荆门等地官员纷纷投降,大势已去,驻黄仙洞的行随州事吕文兴,与均州、房州等地官员一道举起白旗,随州易帜?!对贰肪?《世祖五》。

      三、随州人文荟蔚

      欧阳修认为随州“其山川土地,无高深壮厚之势”。虽然无高山峻岭以为屏障,无名川大河提供利便,但气候适宜,风雨及时,无大旱大涝之忧;环境幽静,社会安定,民风纯朴。北宋时离京师不远,因此成为朝廷安置功臣宿将、安抚归降人士的特殊地区。在宋初统一战争中,王全斌等破蜀时豪夺子女、玉帛,及擅发府库,隐没货财,罪恶确凿,赵匡胤宽大为怀,赦免他应得的死罪,特置崇义军于随州,以忠武节度使王全斌为崇义留后。9年后,起用他为武宁节度使。宋初开始,凡犯死罪得宽赦的,多配隶登州沙门岛与通州沙门岛。王全斌因系功臣,得以在随州度过近10年的安闲岁月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(以下简称长编)卷8《乾德五年春正月庚寅》及卷17《开宝九年二月癸卯》。 功臣石守信从征范阳督前军“失律”,太宗责授崇信军节度使。多次大败西夏军的种谔,是一位屡建功勋的名将,打胜仗被弹劾而降四级,安置随州,不久有人主持公道,为之鸣冤而复官。他在随州的时间虽短暂,但其显赫的战功给随州人民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与深刻的教育。与种谔同年出生的吕大防、范纯仁种谔(1027—1083),吕大防(1027—1097),范纯仁(1027—1101), 也都与随州结下不解之缘。

      吕大防,字微仲,初为永寿县令,县无井,饮水困难,他克服重重困难,找到两泉,又千方百计将泉水引入县,县民感恩戴德,名之曰“吕公泉”。吕公历知青城、泗州、延州、临江军、华州、秦州、成都府,官至尚书左仆射兼门下侍郎。因其“朴直”《宋史》卷340《吕大防传》。为人所陷害,贬知随州,但未居随州,而居郢州,旋迁往安州。年老多病时,流窜岭表。与吕大防同在朝廷辅政的范纯仁为此事请求皇帝开恩,因此得罪,落职知随州,继而贬为武安军节度副使,永州安置。随州与这些“朴直”的官吏患难与共,多少能为之分点忧。随州情,随州义,万古不朽。

      在安抚归降人士中,较有影响的有夏州拓跋氏之后、定难留后李继筠之弟李继捧,吴越王钱(王景)子钱惟演及南唐主李(王景)之子李从谦。李继捧的祖先与宋朝敌对情绪严重,有四代人未曾到宋朝朝觐。李继捧不顾陈规惯例,到了汴京,宋太宗接见于崇德殿,非常高兴,赐白金千两、绢千匹、钱百万;其祖母独孤氏献玉盘一、金盘三,宋太宗也答谢以厚重的礼物。但李继捧之弟夏州蕃落使李继迁留居银州,不愿归附宋朝,奔往地斤泽(距夏州东北150公里),誓与宋朝分庭抗礼。宋朝多次表示愿与他建立友好关系,他不仅不听,反而侵犯宋朝的边境。宋朝对李继捧特别重视,赐“国姓”(即赵),改名“保忠”,授定难军节度使,嗣任命为崇信军节度使。虽有人揭发李继捧与李继迁暗中有勾结,但继捧不若继迁反复无常,可以肯定《长编》卷23《太平兴国七年五月己酉》及卷29《端拱元年五月辛酉》。

      

      五代时期的十国之一吴越,从钱〓至钱〓占有吴越之地85年。钱〓归顺宋朝,其子惟演在宋朝飞黄腾达,历官知制诰、翰林学士、枢密使。当丁谓权盛时,他与丁谓结党营私,排挤寇准;当丁谓势微时,他转而抛弃丁谓于不顾,投机取巧,遭到弹劾,贬为崇信军节度使。他与刘筠、杨亿齐名于文坛,与刘、杨经常对酒,有歌曰:“城上烟光莺语乱,城下烟波风拍岸。”他在文学上颇有造诣,文辞清丽,知识广博,于书无所不读,私人藏书可与秘府(皇宫图书馆)相媲美。著有《典懿集》30卷,又著有《金坡遗事》、《飞白书叙录》、《逢辰录》、《奉藩书事》《宋史》卷317《钱惟演传》?!?其诗风文采融入随州人文景观,为壮丽的宋代文化更增添一笔浓郁色彩。

      

      此外,南唐主李〓之子李从谦,归附宋朝后,历知随、复、成三州。

      

      文臣的文风与武将的武功,吴越风尚与南唐习俗,加上李继捧带来的拓跋奔放旷达的精神凝聚在随州,为随州文化的发展提供了宝贵的契机。

    上一篇:近现代随州社会的变迁 下一篇:隋朝时期“汉东大郡”随州

    亚博app